美文

  • 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负冬日的诗里写到

    在丁酉年冬月之初,正好有一个机会,在一所学校学习培训一周。学习培训的任务安排的非常饱满,时间也很紧凑,从早八点到晚八点。上午和下午听课,黑夜讨论或自学。这么多年忙忙碌碌的工作下来,有这样的一次非常专注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我的挚友阿芳去世了...

    我的挚友阿芳去世了...最后一次和阿芳相遇是在老同学聚会上,阿芳借酒盖脸遮羞低声告诉我,她家老于早已出轨,和他手下的会计关系暧昧,开始还是地下情,后来色胆包天浮出水面,全然不顾阿芳的感受,肆无忌惮地在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记住了,还是忘记了?

    记住了,还是忘记了?最近,有朋友整理自己过去的照片时,发了些感想—浩瀚无垠的星际中,万事万物都逃不过时间,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衰老死去,唯有记忆不受时间法则的约束,甚至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加清晰。那些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白鹿原

    2017年12月末,我们从湖北漫川关进入陕西西安。西安雾霾罩城,能见度很低。太阳穿过厚重的雾霾在浓密的松柏树间忽隐忽现跟着车跑,淡淡的黄色光线微弱、涣散。迷糊中,朋友说车窗外就是白鹿原。不期而遇。车窗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又见腊梅花开

    近寒冬季节,路过院子里一处转角,好香,好亲切,转身寻找,便发现灌木丛里的两株腊梅已开放,甚至还来不及等待来不及期待,就成了一树惊喜。想想与腊梅的缘份,缘起何时,近年来遗忘的事情越来越多,能有深刻记忆的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原创,冬天来了,还没感动完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在立冬时节,听到这句心灵鸡汤式的话语,九叔只想给一条建议:麻烦你回家翻一翻老黄历,数一数立冬到立春有几天?春天还有多远不就知道了嘛…这特么的算是个什么问题?心灵鸡汤句式看似暖心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也都是光阴在眼前,因独处的清醒比合众的狂欢来的安然

    举手投足间都是光阴在眼前一年的最后一日,一定是要写一篇文字的,或展望;或留恋;或梳理;或纪念。这一天,也一定是要独处的。因独处的清醒比合众的狂欢来的安然、来的透彻、来的随喜自在。日历是一页一页翻去的;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只是希望老了有回忆作伴

    无聊的时候,我会做手工,画画,写东西或者走路。只是不想闲下来。因为,闲下来,我担心找不到自己。也许你觉得我是个多动症患者,每天上蹿下跳,每天风风火火,每天张牙舞爪。其实,我很安静,像只猫一样,安静没有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红楼梦烈女之五_鸳鸯

    如果说前面的四位主角黛玉、晴雯、尤三姐和司棋,她们都是为情所困,殉情而死。那么,这里的主角却是不为情所动,她就是贾母的首席大丫鬟金鸳鸯。这个长得蜂腰削肩,鸭蛋脸,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原创,冬雪,褪四季的容颜飘落尘世的轮回

    一场冬雪,携一帘雪幕,把深秋的落红涂抹素颜的白;一片雪瓣,驳一地碎花,褪四季的容颜飘落尘世的轮回。落雪飞花是冬的信仰。冬日的寒冷挑破天空的帷幕落下诗意的雪,把含苞欲放春的青涩、浓妆艳抹夏的张扬、枫林尽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几欲

    屋子很大刘璞完整的躺在床上屋里没什么动静。屋子中间放着一张厚重敦实的桌子。桌子上铺着看不清是蓝色或者是黑色的桌布刘璞静静的躺着那么大一张床。占据了半个屋子的空间床是用木头做的吧。看起来像石头一样。四个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与生活握手

    与生活握手。这是我跟林君聊天时说过的一句话,今遇小狼出一考题—论世界有序与无序,转而说及文人与商人,这句话便从我脑海里蹦了出来。之后,我们偶尔聊天。我却是不善聊天的,常常三言两语便不知下文。他办公的地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第七天

    最早在新华书店翻过这本书,打开一看开篇就是鬼魂游荡,就放弃了。近些年一些文学大咖的书总是神神鬼鬼的,是我不能理解的意识流,不想看。安妮写了《第七天》的读书笔记,吸引了我,就买了回来。一次买回的20本书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古城画卷,我们一行人聚集龙园古城采风

    梅园深处已争春。竞绕东风画玉魂。撷取一枝清殿雪。方圆幽谧滞行人。西风暗渡过楼台。隔岸莺声入梦来。晓看白堤延曲径。新花已自向阳开。谁使东风写画图。薄饰粉黛有还无。高踪留迹人何去?空教廊桥对静庐。小榭高桥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 又是一年雪纷飞

    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照在母亲瘦弱的身体上,母亲坐在床沿边,悉悉索索的将一方净净的手帕缠绕在手指上,又松开,又缠绕,反反复复,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自言自语的说,要过年了,快要过年了,我们能理解母亲此刻的

    美文    编辑:小美 2020-06-04

2015-2018 维新资讯站(https://www.veisin.com)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