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

编辑:小美 2020-05-23 17:55:42 互联网
浏览:126次
文章简介:题记:也许会问:谁陪我虚度时光、慵懒岁月?“茄子最美味的做法是:儿时去乡下过署假,茄子与海椒在柴灶里,用柴火灰烧。无需放油,只拌盐少许捣碎,佐之两碗干饭,最后再来碗米汤。之后,便可以与水牛一起,在荷塘

题记:

也许会问:谁陪我虚度时光、慵懒岁月?

“茄子最美味的做法是:儿时去乡下过署假,茄子与海椒在柴灶里,用柴火灰烧。无需放油,只拌盐少许捣碎,佐之两碗干饭,最后再来碗米汤。之后,便可以与水牛一起,在荷塘的泥水中,慵懒地泡上夏日里的一个下午。”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

立冬

李白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

秋天,依然是每天上班路过草市,常常看见卖藕,进而产生过很多次炖藕的冲动。然而,想来今年的整个秋天,人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慵懒,算来总共也只是炖了三次藕。更是若将炖藕的颜色汤色、口感粉面,算作炖藕成功的话,却已是在重阳节那天,也即今年秋天里的最后一次炖藕了。

如此一来,今年的整个秋天,便在一份炖藕的慵懒中度过了。“冻笔新诗懒写”今天已是立冬的节气,偶然初读到上述李白的《立冬》诗句,正如诗言,也许这般地慵懒一个季节,也不妨是一种美美的岁月静好,一种美美的生活状态。

既然是“美美的生活状态”又读“寒炉美酒时温”便自然勾起重阳节那天成功的炖藕来了。于是,提笔写下点炖藕的文字,以不负“夜雨涨秋池”的生命中,实在又实惠的馈赠。更不负由剩下“静守流年的那一点点心境”而心生的,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

当然,从传统的教育角度看,“慵懒”一词也许具有一种贬义。不过对我而言,“慵懒”却是我的“童子功”小时候便常常逃学、打架、“慵懒”且不仅只是在署假里,才慵懒地“便可以与水牛一起,在荷塘的泥水中,慵懒地泡上夏日里的一个下午。”即便是行课期间,也会偶尔逃学一个上午:一个人逃学去西门(我在老家所读的南小在南门)先是去西门街边的连环画书摊,花2分钱悠闲地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再花5分钱买一支腊烛,偷偷爬上大街上拉货的牛拉车,去城郊钻那个年代,“深挖洞,广积粮”的防空洞;再后来便是下到离防空洞不远处的荷塘里,试图采摘蓬莲剥食莲子,只是水深,蓬莲又离岸太远,泳技不够,未果;剩下的时光,便是在荷塘里,慵懒地泡上大半个上午了。当然,上述的悠闲、慵懒,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逃学至西门的途中,不能遇见从西门街道后面师范附小里,逃学出来“操社会”的“操哥”学生,那样的话,就有可能会被逼无奈地、不论输赢地,用我发育还不甚健硕的拳脚“忙活”一阵子了。

不过在生命的生长与消亡的循环中,其生活状态还是有阶段性的。就像我曾为所任职某国企的内部改制专刊上,所写的刊首语开篇的那句话,“谁都有过振臂拼搏”一样,人活一世,人们都会为了家庭生计、人生理想、或者贪欲,去拼搏奋斗的。只是在浮躁的社会中,往往又会模糊“奋斗”与“浮躁”的本质差异,就像模糊“理想”与“贪欲”一样。久而久之,这种模糊便会渐行渐远地,使人失去自我,又便会在这种模糊中,凝惑人们常说的,“从哪里来,到何处去”以及两难着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的哲学拷问。只是人们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在不同的生存境况下,各自有着不同的凝惑与拷问罢了。

呵呵,炖一锅藕,却把话题扯远了。既然已经扯得老远收不到口口,那就干脆再扯远点儿。

年轻时,学过几天大学数学与物理,又教过几天高中数学与物理。其知识架构中,模糊着太阳系源于宇宙一百多亿年前的那次大,而生命起源又源于“大”的能量,因而,热力学第一定律的能量守恒,会永远作用于现实的物质存在。又有,一个人细胞中线粒体电位差能产生的能量功率也仅仅为一百瓦,相当于比较亮的一盏灯泡的功率。也是如此一来,人们常说的“人生短暂,生命脆弱”其实是,抽去人的所有生物属性、社会属性,仅从物理学的能量来拷量,也就剩下一百瓦的“买卖”了。

就是这“一百瓦的买卖”对于生命能量的周期已过半的我,慵懒地炖上一锅藕,如“冻笔新诗懒写”般的弄弄文字,慵懒地记下我岁月静好的那一点点心境:“打马沽酒在白露,庭院菊花霜重阳;松枝点灯照孤影,蓑衣甩雨挂草堂”如此这般,便也算作如“秋食秋韵”般的“顺天应时”了。

更是如上的这般那般,在立冬新年后的来年的秋天里,若较之今年稍加勤快一点,也许会在“寒炉美酒时温”的同时,便会炖藕,便会以“美酒时温”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

说那多干嘛,“大家都很忙。”

下面开始炖藕: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2)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3)

茄子不过刀,炖藕莫沾铁

按家里老辈人的做法

刨藕用的是竹筷

这为的是炖藕的颜色与汤色不至于黑

然而,现在很多的人家都用不锈钢的刀与锅

故上述做已变得没有必要了

又然而,逻辑推理:

传统的,能生锈的,铁匠铺手工打制的刀

以及传统的生铁铸造的锅

能够析出铁离子与藕发生反应而使炖藕变黑

于是,长期使用这种传统的铁刀、生铁锅

应该有补铁,进而有补血的功效

因为有一种贫血,叫做缺铁性贫血。

我因此而坚持用传统的刀和锅

逻辑推理毕!

注:吉普的思维常常发生另类的逻辑混乱(包括后面谈到的关于肥肉)挺抱歉的,有时候觉得,我这混乱的另类思维挺对不起这个世界的。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4)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5)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6)

上面是为了“炖藕不沾铁”

我对付小一点藕是用手拍

那天的藕挺大

故用了新疆买回的核桃木擀面杖

将藕拍打破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7)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8)

剩下的便是用手直接解决成大小合适的块状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9)

肉,一定要有肥肉

也不要谈“肥”色变

不吃肥肉是不乎合生命之需的逻辑的

万恶的“医嘱”及因噎废食的所谓保健科学

已弄得吃碗重庆小面都没有猪板油了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0)

下面炖藕用的是铝制锅

其实,为避免用前述生铁锅,沙锅最好

而沙锅没找到,故勉强为之。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1)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2)

从颜色汤色看

从买的藕的品种炖出了粉面的口感看

重阳节这天的,整个秋天的第三炖藕

终于算作成功了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3)

既然是重阳节

又是小时候老家的味道

故,应该给亲送一罐去

当然,盛藕的器皿

肯定是陶瓷瓦罐更为讲究一些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4)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5)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6)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7)

先来两碗藕汤下肚

再盛一碗白米干饭

当然

爽口、开胃、下饭的

依然是不怎么酸的“洗澡”泡莱。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8)

佐之秋韵炖藕的那一点点慵懒(图19)

后记: 炖藕的“慵懒”

也可以说成:

“穷则善独处,达则怀天下”

更可以说成:

“ 慵懒”是一种孤寂,而孤寂又是修行的必经

总之,生活

也许别人说你另类,而世界又往往是对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逃学

逃学旷课是学校教育中的一种“病理现象”,其结果往往导致辍学,并常常同违法犯罪行为紧密相连。多次逃学的学生可能会养成习惯性逃学,与集体相隔疏远,对老师和同学相抵触。逃学也为学生产生不良行为提供了机会,因为这种学生正是坏人教唆犯罪的对象。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