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打开的花纸伞

编辑:小美 2020-05-23 18:09:28 互联网
浏览:595次
文章简介:没有打开的花纸伞陈鹏叆叇停云,蒙蒙时雨。春雨我喜欢江南。天上雨滴三两点,桃花流水古佛前。雨丝像一抹烟雾,燕子来时陌上相逢否?一抹轻愁,东风已来,春帷不揭。更喜欢的是雨中漫步,在江南的雨巷,熙攘的人群往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1)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

陈鹏

叆叇停云,蒙蒙时雨。春雨我喜欢江南。

天上雨滴三两点,桃花流水古佛前。雨丝像一抹烟雾,燕子来时陌上相逢否?一抹轻愁,东风已来,春帷不揭。

更喜欢的是雨中漫步,在江南的雨巷,熙攘的人群往来穿梭,看人们撑一把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那年那月那日那人群的脚步了是归人的马蹄,扣人心扉紧掩。响在天上人间,响在灵魂深处,响在念世外桃源,醉了聆听着的浮生。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2)

风吹雨斜,帘幕重重。人们往来都撑着一把纸伞,红的蓝的黄的,春风争艳,姹紫嫣红像新盖头给人无限的遐想。 像一首旋律,哀婉的曲调,任由你想象,如彩蝶般翩跹起舞月下花萤般扑朔迷离。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3)

秋雨我爱滇北小城。

早些年也曾有穷玩过不少山水,附庸风雅,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除了江南,也曾漂泊到金沙丽水旁---古城丽江。古城是没有四季的,天下都在秋风里萧索时,古城却是雨季,一处雨景不食人间烟火。脚下那经历风霜的五彩石已被被那一段段被遗忘的时光打磨了棱角,远山苍松般扎根在岁月的黄土中是那样深邃,那样厚重。在这古滇国,四季如春,偶然的细雨不比江南那雨一样缠绵,但是山城飞花,微风细雨,异域风情,恍如隔世。

雨中,漫步在屋舍俨然的青石道上,人们着古裙撑着花纸伞,小桥流水倒影雪山,远处响起清脆的马蹄声绵延,隐隐的琴声如是岁岁年年。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4)

细雨蒙蒙落江面,船头打开花纸伞那样美的句子,那样优美的旋律,在心中吟唱了一年又一年,这首歌是我的一位老师唱的,多年前我的老师语文老师,他叫李典军,当时,他40多岁,中等的个子,左腿有些不啊,皮肤黝黑额头上长了指头大一个黑痣,他是一个爱美的人,每每照相的时候,李先生会用手使劲儿地将黑痣扣掉,用纸堵住涌出的血,所以仅存的几张照片上他的额头都有一颗白点儿。

那时的我,可惜了光阴,是班上学习最差的,又爱调皮捣蛋,所以那几年每天早晨我都会被体育老师从人群中准确地抓出来,站在操场上,后来也慢慢的懂事,也聪明了,所以不用老师费心,很自觉的站到操场中间。低着头佝偻着背,垂头丧气,年复一年。某一次看到《人与自然》中一只被驱逐的狒狒,远远的望着族群嬉戏、撒欢、分食,而自己只有孤独的凝望,那种无限的向往,那种无助眼神我突然有着几分爱怜。

同学们在操场上往复驰骋,像燕然勒功的勇士,像经过凯旋门的将军。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5)

我之后去过草原和高原的某些地方发现虔诚的信徒在九拜一扣,到达圣地时也抱着圣地打转,一表忠心。想想我那时的地位却如此的重要,也就释然了。当然,李老师显然是不知道我是那样想的,每天我站在那个神圣的位置,他高一脚浅,一脚的跑在队伍的后面,总是将目光投向我,充满哀伤,叹惋,几分无奈,几分失落。

可是,我那时不过是塑的石像,没有灵魂,任凭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旭日其道大光,夕阳西下余晖脉脉,也融化不了,我石塑的心。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6)

他语文教的特别好,像我这样的学生都是可以及格的。他说语文的美在纸上、在手上、在心里,在生活中任何地方。他也常常教我们唱歌,我最记忆犹新的是那首《花纸伞》细雨蒙蒙落江面,细雨濛濛落江面 ,船头撑开花纸伞,好似彩云从天降,美似荷花静似水莲 啊~~~ 花纸伞呀 花纸伞 他说这里面充满了,充满生活,充满了爱,特别美,当然对我来说当然这只不过是一首歌。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7)

之后我迟迟不敢向老师还伞,因此有一天我悄悄地将伞放在老师窗台,悄悄的离去,老师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此事。

但此后的每每听到那首歌,遇到雨天,遇到人打伞,我的心里面都充满了歉疚,从那时起,每一个雨天,我似乎从来没有撑过伞,我不能将他一片心意,像伞一样折断。其实我在江南真的买过一把花折伞,我带到滇北去过,多少次冲动想打开它,可是每每想到心中对老师的亏欠,我像折翼的蝴蝶,蜷缩在角落,不敢有一丝展翅的奢望。

好想一个人如释重负的畅游在人群里,我撑雨伞走的雨里,哼着那首歌,伴随着老师那那些情意,细雨蒙蒙落江面,撑开那把花纸伞。可是我不能。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8)

时过境迁,有些事早已忘怀,有些事却记在石碑上。看那岁月很静,江河永寂,年年岁岁花前月下,一尊芳酒。日落红莲,唯闻玉磬,可那些绕着经筒的信徒,他们都那样虔诚的转着,多像当年我无心的,转着那把伞。

大学毕业后曾经打听过老师的下落,老师去世了,是那个黑痣坏了事,老师一生爱美,却又死在了美上,那一刻,我的心凝结了。好想亲口告诉老师:老师啊,那个曾经不肖的孩子,现在了,他活得很好,你可以放心了.......

可是这句话,老天没有给我机会说,也没有说。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9)

26岁生日那天我携着那把从江南带回的花伞,来到曾经的那所学校,正值周天学校里面没有人,我一眼认出当年我站立的地方,我双手捧着伞,闭上眼睛,静静的跪在那里,双捧着花纸伞,我认真的唱着:细雨蒙蒙落江面,细雨濛濛落江面 ,船头撑开花纸伞,好似彩云从天降,美似荷花静似水莲....顶着烈日炎炎,想着曾经的一重重、一幕幕,老师的音容笑貌宛在,就像我还站在老师的面前,好想能得到他的一个拥抱,一句鼓励~然而有些事,错过一次就不再。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我再也忍不住了,涕泗零如雨。

没有打开的花纸伞(图10)

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老师啊,当年多少的心意被辜负了,哀莫大于心死,您的这把伞是我一生歉意,我将永生背负重债。岁月悠然,可惜你遇到的不过是一株无赖的蒿草,他如今开花了,虽然不美丽,但鲜艳,可惜你没有看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师

老师,尊称传授文化、技术的人,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老师一词最初指年老资深的学者,后来把教学生的人也称为“老师”。《师说》中:“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