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桃花,灼灼其华

编辑:小美 2020-05-24 22:21:22 互联网
浏览:51次
文章简介:沐未央—魔族唯一一个公主,是魔君与一个凡间女子的孩子,魔君及其溺爱她。她的母亲尺素是魔君唯一的妻子,而在生未央时由于天祸难产死去。未央继了母亲的月容月貌,却无母亲的温柔娴雅,她从小古灵精怪,俏皮可爱!

沐未央—魔族唯一一个公主,是魔君与一个凡间女子的孩子,魔君及其溺爱她。她的母亲尺素是魔君唯一的妻子,而在生未央时由于天祸难产死去。未央继了母亲的月容月貌,却无母亲的温柔娴雅,她从小古灵精怪,俏皮可爱!魔君向来任她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惯了!所以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单纯得只知道开心!

她喜欢穿着粉红色的一切!她经常穿着粉色裙裳,撑着油伞游戏人间…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1)

十里桃林,芳菲灼灼,艳艳其华哪里有桃花源?成了未央日夜思念的地方,她总是在梦里看见那个地方,她去过吗?她从小待在魔宫里长大,并且也只去过人间,难道桃花源在人间,她暗暗地想着,寻觅着,翻山越岭…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2)

咦,那个人是谁呀!就在刚才擦肩而过的刹那,有一种熟悉的香味…陷入沉思的她,在他渐行渐远时恍然大悟,是桃花,这种桃香,在记忆深处,他,或许知道桃花源在哪里?

未央急忙回头,朝背影追去,她小心翼翼地走在后面…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3)

未央静静地跟着,并未看见桃花源,而是走向一个凄清寂寥的地方,在不同的山水中穿梭着,到了一个普通的洞口,未央疑惑:这是哪里呀?他进去了,我是否也该进去呢?迟疑片刻,算了,进去吧…

刚踏入洞里,就大吃一惊,这是一个万花盛开的世界,这已入秋,而里面万木常青,她缓缓进入,她着着各处眼花缭乱了,但她仍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她,就在这时,听到悠幽的笛声传来,她寻音找去,到了另一扇门,有一花窗,透过花窗,她看见了里面有一花床,上面躺着一个俏佳人,一袭轻纱穿在身上,有着惊世骇俗的容藐,好美丽啊!她心里暗想到。

而床前的男子,拿着笛子,一袭淡青衣,静静地吹着,曲调悠扬,在屋内回荡着,他含情脉脉地望着床上的人儿,似乎充满了宠溺和呵护,似乎在说:你什么时候醒来?

啊!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她己经死了?”缓过神来,未央开始搜寻着一些信息,突然看见一块小木板在花丛的簇拥而立,上面写着梨族夏清雅公主”未央很吃惊地盯着床上的人,原来这就是艳惊四海八荒的清雅公主,那吹笛的人是…难道是桃族的挽溪风。

魔史中传言,挽溪风与夏清雅是青梅竹马,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挽溪风误杀了夏清雅,而之后,梨族传出夏清雅的尸身被盗,至今仍是四海八荒的悬案。

原来,传言是真的。未央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真可怜的一对人儿!在来央的发呆中,笛声渐渐地停了,一袭清香落入她的鼻中,她这才意识到,他是桃族太子,那他一定知道十里桃林在哪里?

她悄悄躲在角落,等挽溪风出来…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4)

未央戴了粉色头纱,跟在挽溪风的后面。想着要找到十里桃林了,她梦中的地方,她十分激动。可她忘了她的父亲和交待她的话:看见桃族的人绕道走,可她都没放在心上,直接抛到九霄云外了。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5)

后面有一个女孩蹑手蹑脚,又小心翼翼地跟着,挽溪风早就发现了。其实,在那怱怱的擦肩而过时,他很惊讶,这个女孩,简直是跟雅儿一模一样,难道是雅儿醒了,所以他怱怱来到藏雅儿的地方看一下。

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姑娘跟着他,他不知道她要干嘛?但看她古灵精怪,永远一脸开心快乐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去打破,也没阻止她。实际上,这一路上,他知道身后这个女孩,不是清雅,因为雅儿什么都懂,诗书礼仪,什么都擅长的人,与这个女孩气质完全相驳。

清雅从小家里教管很严,因为她是梨族的下一任人,她的最大的乐趣,就是找她的风,在十里桃林,他抚琴,她起舞,亦或读各类书籍,但多数是在梨花丛中练琴棋书画,所以人如其名—清雅。

到了陌桑洞来到清雅床边,她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他吹起了清雅生前最喜欢的曲子,他想:要是三百年前,他听她的话,他也不至于失手,让他永远失去她。他的眼角轻轻划下了泪水,但更为奇怪的是,他的泪水飘向了那个窗外发呆的额间,隐隐显出一朵小小的梨花,而那滴泪点缀了梨花花心。

她…有太多的疑惑,挽溪风决定认识一下这个女孩,他决定带她回十里桃林。

未央跟着跟着,被眼前的两只蝴蝶吸引,就开始去扑蝴蝶,然而等她扑完蝶回来,跟的人跟丢了,她急了,向前面跑去,但仍没有看见人,她伤心地坐在了地上,埋头哭了起来,而她的身前,挽溪风轻轻弯下腰,把她拉了起来。她一愣,呆呆地看着他。

挽溪风莞尔一笑:你好!我是挽溪风,你是谁啊?挽溪风一脸大的温婉模样,未央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地说:我叫未央…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6)

未央很喜欢挽溪风,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桃香,喜欢他对她的温柔,喜欢他的深情…

而未央的天真活泼,蠢萌可爱,单纯,也令他对她格外温柔,有时她的笑颜跟清雅难得一见的温婉一模一样,有时候他在晃忽间,还以为清雅又回到他的身边。

未央唤挽溪风为风,也在多日的路途中,他们互相照顾,实际上是挽溪风一路上呼护着这个小姑娘。风未央呆呆地看着他。挽溪风看向她道:有什么事吗?未央语顿说:你知道十里桃林在哪里吗?你身上有我梦中的清香。挽溪风呆道:你去过十里桃林吗?怎么知道我身上的味道来自十里桃林呢!未央低头喃喃道:没有去过!但我一直在找…

挽溪风看着她傻傻的模样,道:你闭上眼睛…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7)

未央睁开眼,灼灼十里桃花,她开心在桃林跑着,莫名其妙,脑海里浮现一段舞,就跳了起来,朵朵桃花恢复了以前的热情,含苞的朵朵都露出了笑脸,枝枝应和着未央的舞姿… 挽溪风看呆了,惊扰了十里桃林三百年的清凉时光,也惊艳了以往的温柔岁月。她怎么会跳这支舞—雅溪舞。当年,是他吹笛,清雅自编的一段舞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等未央停下来跑向她的风,而她的风陷入沉思。她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手,挽溪风才回过神。但他仍未表明什么,而是隐藏了心里的情绪,给她一脸的宠溺。 未央每天跟着挽溪风,这里游一游,那里看一看,尽管她觉得十里桃林好熟悉,有一种陌名的归属感,但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以为然,而一切都被挽溪风看在眼里,尽管他许多地方没有告诉过她,但她都很熟悉地找到,他的疑惑越来越多了。 挽溪风在桃花溪边抚琴,未央坐在旁边静静地坐着,不一会儿,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8)

魔宫里,魔君着急地寻问着手下。公主殿下去哪里啦?几个月过去了,往常也就十几天就回来了。而手下人都低着头说不知道,魔君大怒,所有人都吓跪着直哆嗦。

正在这时,大殿下回来了”未央的桐哧回来了,并且是急怱怱地回来的,监视十里桃林的手下回来报说:公主殿下在十里桃林”必须立刻去带回来,桐哧跟魔君说:他亲自去把妹妹带回来,并保证她的安然无恙。

未央受到的特殊暗示,出了十里桃林。未央看见了,开心地跳到他的面前,俏皮地去抱着他道:好久不见,想死你了,还在他怀里咕噜咕噜蹭蹭头,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桐哧也轻轻抱着怀里这只懒猫,宠溺也敲敲她的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玩啦,也不给家里给个信,父君都生气了,快跟我回家去吧。

未央有点儿闷闷的,她舍不得她的风,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风,正在另一头看着她,看着她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宠溺地傻笑,而且那个人正是魔族太子。魔族,如果不是因为当年他变天角灭了魔族,而清雅护着当年魔君的妻子,也不会死,所以魔族所有的人是他的仇人,他要为清雅报仇。

未央答应了随回去,她想着她可以偷偷地回来看她的风…

未央走了,挽溪风的眼眸暗了下来,却上来了算计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9)

桐哧问未央:怎么到得十里桃林?未央笑笑道:不告诉你!!又笑笑跑在前面,喊道:哥,追我呀,追上我就告诉你。

桐哧心想:这个傻丫头,如果一直这么无忧无虑下去就好了,而我也会一直就这样呵护着她一生无隅。幸福地笑笑向未央追了去。

未央回到魔宫不到一个月,就又跑出去了,而魔宫也正忙着一件筹备了三百年的大事,因此没有顾忌未央的出逃,而魔君和桐哧也打算一直不告诉他。

未央又来到了十里桃林,她没有如愿地立即见到挽溪风,挽溪风的手下让她先自己玩,挽溪风在谈大事,而她不知道这件大事是什么,又有点儿迫不及待想见她的风,所以她寻着记忆来到一个暗窗。透过暗窗,未央看见挽溪风一脸冷色讲着一个安排,就是为清雅报仇,灭魔族。

未央脸颊的泪水缓缓落下,而挽溪风也安排完了,准备出去见未央,而未央也赶紧擦干泪渍,又恢复傻傻的模样,笑着去见她的风。未央知道,她还能与他的风无忧无虑地待三天,也只有三天了!

魔君也是万事俱备,只欠三天后的东风…

三天的时间过的真快呀!第四天一早,挽溪风一身紧装,而恰巧未央也一身简装,褪去了以往的粉色衣裙!她笑着挽溪风走去,一脸无害地笑着问:风去哪里呀?我陪你!挽溪风也对她微微一笑,他没有绑着她,就这样把她带在身边。他问:如果我伤害到你,你会恨我吗?未央满不在乎又坚绝道:不会。

两军对峙着,而未央也正在这时被挽溪风拉在了两军中间,挽溪风手下喊话:魔君和桐赤站出来,与我家主上对仗!因为挽溪风想亲自为清雅报仇。

桐哧得知妹妹被抓到阵前,他并没有告诉魔君,而自己立马冲到阵前,大喊:挽溪风,你出来,放了你手上的那个女孩!挽溪风也应声立刻出现了,未央却很安静,异常地安静!她心想,父君,我对不起你们!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10)

桐哧是肯定打不过挽溪风的,就连三百年前魔君也败给了挽溪风,要不是当年梨族公主的帮忙,魔族可能就得消失在四海八荒了。

最后,桐哧败下阵来了,就在挽溪风奋力一击的时候,未央不顾一切跑去挡在了桐哧的前面…她倒下了,在众人的眼中而下,桐哧撕心裂肺喊道:妹妹…而挽溪风木木地去接着未央:未央用尽力无心无肺地露出傻笑,道,风,我没事,我是不是要离开了,你放了我的家人吧,我为清雅公主偿了命!

挽溪风,你放开我女儿!魔君怒火攻心,用尽全身功力向挽溪风攻来,而挽溪风却仍痴痴看着怀里傻笑的女孩,哽咽说道:我是不是做错了?对不起!而未央看向身后的碎心掌用尽力把挽溪风推开,碎心掌全部落在了未央身上,而此时未央正碎念道:没…关…系…!

魔君看着自己又再次重伤了女儿,两次重伤,他什么都不管了,急忙去抱任奄奄一息的女儿,而挽溪风悲通欲绝大喊:未央,他的泪水飘到未央的额间,未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朵梨花从她的身体飞出,逐渐形成了一个模样,对,她是清雅,最后,这朵梨花散成满天的梨花雨洒了下来…

妖妖桃花,灼灼其华(图11)

清雅,对不起,我连续伤了你两次,我下来陪你吧!

正当挽溪风要离开的时候,温柔的声音喊到:风…,挽溪风一回头,就抱住跑来的未央。

风,你不能再不要我了!

十里桃花,灼灼其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未央

未央,多义词条,本词条收录的有语词、歌词名称、小说名称未央。现添加著名诗人、作家未央(1930—),原名章开明,湖南临澧人。中共党员。曾任湖南省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湖南省省第四、五、六届政协委员。1950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祖国,我回来了》,长诗《杨秀珍》,短篇小说集《巨鸟》、《桂花飘香的时候》等。诗歌《假如我重活一次》获1980年全国中青年诗歌奖。1947年3月,17岁的未央考入省立四师,在45班学习。在一些优秀国文教师的带动与支持下,学校文学风气很浓厚。学生们组成各种文艺社团,讨论文学,举办墙报,未央很快卷入了这股潮流,并成为文学社中的活跃分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