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

编辑:小狐 2020-01-16 19:08:47 互联网
浏览:120次
文章简介:谈及过年,说时依旧,2020年了,想起小时候的年味儿,仿佛历历在目,早些日子和朋友谈论为何现在不想回老家乡下过年了,我回答了一句:“大抵是长大了吧。”出生在上世纪末的人儿,对于年味儿仍有着深刻的记忆,

谈及过年,说时依旧,2020年了,想起小时候的年味儿,仿佛历历在目,早些日子和朋友谈论为何现在不想回老家乡下过年了,我回答了一句:“大抵是长大了吧。”

出生在上世纪末的人儿,对于年味儿仍有着深刻的记忆,此刻回顾从前的过往年味记忆,年龄太小记忆模糊,且就从2000年开始,新世纪的二十年,请回答小时候,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1)

过年

2000年,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节。穿新衣,戴新帽,和小孩子们比谁的衣服漂亮,比谁的鞋子发光最亮,比谁领到的糖果多,我从小胆子就小,不敢玩鞭炮,但又很羡慕别人家的小孩,喜欢杵在奶奶家的门槛边,看别人欢闹嬉戏,自己不能参与,因为家里人不让,说要做乖一个小孩。安静又胆怯的我,年味儿便是新衣服和卡带机了。穿新衣,听新年歌,最喜欢听的磁带让爸妈反复放,一边听一边吃糖,年味儿是甜的。

2002年,此时自己快要上小学了,但这年的年味儿有点苦。从前我还可以吃糖,可以开开心心地和小朋友们比谁的衣服漂亮,但是此时我没有了心情,过年的那段时光,仍旧要坚持每天吃苦涩的药,因为身体问题。妈妈在大年三十晚上给我发压岁钱,拿在手中听着妈妈说以后给你吃甜的,不喝不好吃的了。我似懂非懂地点头,这一年,小朋友们依旧不和我玩,加上身上的难受,躲在没人的地方哭,年味儿是苦的。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2)

过年

2004年,活泼乱跳的小孩儿回来了。告别了从前的难受,这一年学会了勇敢。从前总是看别的小孩玩鞭炮烟火,自己却不敢,躲在一旁不敢尝试,小朋友们说我是胆小鬼,我却也默然看着。不知为何会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感,看到大人们在过年时会打很长很长的鞭炮,会放很绚烂的烟花,就连小孩子们也会去放会旋转的烟火,喜欢胡思乱想的我常常痴想,要是我也能放一个烟花,让它飞高高,这该多有成就感。这年元宵节,机会来了,堂弟带我去买鞭炮烟花,我看了眼旁边的母亲,她好像默不作声,我尝试买了一盒很普通很小的,回来后便开始了充满仪式感的活动—点鞭炮。

如获至宝地揣进口袋,回家后学着大人点好了一炷香,把鞭炮立在空地上,两腿微蹲,伸长手将香靠近它,心里害怕极了。尝试了两下,没有点到,堂弟在一旁笑得很是开心,我有些不服气,用嘴吹了吹这根香,再次接近。只听到“呲”的一声,火花冒出,于是乎拔腿便跑,跑了很远,好几秒后才听到声响。我心里在想,这是成功了吧,是成功了么,应该是成功了!这年的年味儿是欢乐的。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3)

过年

2006年,一场老生常谈却又十分经典的辩论发生了。很多人都会对小时候父母那句“压岁钱我来帮你保管,你要用再给你”充满了感慨,这句话似乎天下父母都会说,哪一年过年期间,到姑姑家做客,和兄弟姐妹们在一起追逐嬉戏,不知谁起的头,提到了过年的压岁钱,于是乎爱互相比较的小孩子们开始比谁最多,又说最后会不会被父母收走。

我很傻乎乎地回答妈妈会帮我好好保管的,小孩A支持我,说自己爸妈也这么说。小孩B就有些不开心,说自己只有一块,收不收走没啥区别了,听完众人心里有些同情他了。小孩C接着说我们太傻了,说这都是父母的借口,自己的不会被收走,由自己保管。我心里顿时有些羡慕,能够自己安排压岁钱挺好的,心中有着许多憧憬,但是哪能被占上风,于是乎各方相互争执,面红耳赤地吵闹。许多年之后,这个问题的正确与否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当年的争论却记忆尤深,那年之后便学会和父母谈条件了,也算是成长吧,这年的年味儿是红色的。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4)

过年

2008年,最亲爱的人离开了。大年初一,斯人逝去,阴阳两隔。这年的年味儿是悲伤的。

2010年,已然步入中学的我,寒假作业充斥着整个过年,烟花不再玩了。奥赛题、冲刺题、文言文,挥之不去的阴影,苦中作乐的是,作业最后写完了,年味儿是痛却快乐的。

2012年,依旧是充满了作业的寒假,高中生的年味儿,是卷子的书香。

2014年,充满希望却也充满惶恐,大年初一凌晨一过,无限感慨。这一年即将成年,这一年即将步入高考考场,这一年即将迎来大学生活。美好的愿望在心中祈祷,过年过的滋味便是希望。

2016年,过年的生活俨然成为了看剧、零食和游戏。俗话说“每逢佳节胖三斤”大学生回家过年后的标配很是“奢侈”不用看书,没有作业,刷刷手机,不止自己。这年的年味儿是轻松的。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5)

过年

2018年,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在寒假重回了奋笔疾书的日子。这一年即将毕业,早已确定之后继续深造的我,便开始了撰写毕业论文的工作,感谢当时的坚持,一整个月,拒绝了所有同学聚会,拒绝了走亲访友,拒绝了该有的刷剧游戏,将自己原本不熟悉的东西弄明白了一二,落笔万字初稿完成,虽然知道问题百出,却又充实满满。那年过年,做梦都在写论文的我,这年味儿是厚重的。

2020年,年味儿说时依旧。曾经的那些年历历在目,年味儿在变迁,但这些独家回忆却让自己倍感温暖。很多人说现在不如以前热闹了,不让燃放烟花爆竹,没有太多传统习俗等等,其实那些传统习俗依旧在,不过是心境不同了,春节作为传统文化的重要体现形式,千年传承,代表的是对新一年的希望和祝愿。小孩子过年的滋味是开心和玩乐,青年过年的滋味是成长和上进,中年过年的滋味是和坚韧,老年过年的滋味是感慨和深情。

请回答说时依旧的那些年,新世纪的二十年,高中生的年味儿(图6)

过年

每个人的心中对于年味儿都有自己的独家回忆,记忆中的过年时光映照着成长的痕迹,永远对未来充满希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味儿

《味儿》是南海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的图书,作者是[加]雷诺兹,由邢培健译。

高中生

进入中学学习时期的高级中学学习的学生统称为“高中生”,包括普通高中、职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等。中国高中生年龄范围大致是的15—19岁。

网友评论